北京普睿德利携“智慧应急指挥调度*”亮相第23届高交会

2021-12-29 11:33:53 文章来源:网络

2021年12月27日—29日,第二十三届**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简称高交会)在深圳会展中心隆重开幕,省应急管理厅联合24家科研院所及科技企业组成 "大应急天团"强势参展。

普睿德利携“智慧应急指挥调度**”及“智慧大应急**”解决方案参展,带来“CIM+应急指挥”的**新建设成果和应用成效。作为智慧应急指挥的践行者,普睿德利以知识产权助力应急指挥发展,智慧驱动应急指挥业务。

广东省应急管理厅党委书记、厅长王中丙和广东省应急厅副厅级干部、广东省安全生产科学技术研究院党委书记章云龙在深圳市应急局副局长阳杰陪同下带领省厅相关领导到**指导决策展区参观指导。普睿德利工程中心副总监黄思远介绍了智慧应急指挥调度**的核心技术和**亮点,并重点介绍了公司的自研产品--视讯指挥在应急指挥中的应用成果。视讯指挥利用短消息与通信信道的组合应用,实现了跨网络的实时视频通话,同时提供远程会议、多人协同等功能,实现了跨应急指挥网、政务网、互联网等多网络的“面对面”指挥调度。王中丙厅长对智慧应急指挥调度**建设情况给予肯定并提出了要求。

普睿德利智慧应急指挥调度**要通过建立空、天、地全覆盖感知网络,实现监测预警立体化;结合电子地图与监控视频、无人机视频、手机视讯画面,实现指挥调度实景化;应急力量与应急物资调度过程在电子地图上实时呈现,实现资源调度动态化;提供全域实景画像,多级指挥作战方案推演,实现预案协同可视化;通过融合通信,横向延伸指挥触手到各委办局,纵向直通现场人员,实现应急指挥统一化;以场景为焦点,全过程记录事件发展,实现事件回溯全息化。

CIM+应急指挥,实现应急指挥实景化、动态化、智慧化

近两年来,随着**的发展,人民对提升生命**产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各省市、行业下发的政策也在不断驱动应急产业的发展。普睿德利以CIM智慧城市底座为支撑,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NLP等成熟新技术,结合各地项目的实践经验,构建实景化、动态化、智慧化、全息化应急指挥调度**,支撑应急指挥调度 “事前、事发、事中、事后”全过程。

人的意识和潜意识是神奇的存在,潜意识自动执行某些行为,意识去处理新奇的问题。但简单理解,意识和潜意识都是为了实现人类的内在目标(Ingoals)。从这个角度理解,我们就能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做某件事情,就能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意识。由于篇幅较长,本文拆分成上下两篇,本文是下篇。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相关阅读:为什么人类需要有意识?(上)

ImagebyJLGfromPixabay

在夏末高高的棕色草丛中,在落日的粉色长光中,我的朋友跟我说:“我终于看了你的TEDx演讲,不过我想说,你这都是扯淡,你了解我的,我说话比较直。”

我们徒步旅行的地方,在我看来是对大自然舞蹈的无声遐想:圆形的小山****成曲线**的山脉,皱皱的橡树排列在山脊上,就像祈祷的老**人在向上天伸展双臂。

但在我的朋友普丽娅的脑海中,眼前的一切浮现出了另一种现实,一**焦虑和恐惧的情绪一直在她体内打转。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拉里?你说的都是废话。”

我想,哦,我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又是这样。她不是个好相处的朋友。她因忧郁症而产生的哲学思考折磨着她,也许就是这导致了她的抑郁。但是,就像其他在无意义中挣扎的人一样,她也很有洞察力。有时是非常聪明的。因为她没有被赋予一种“一切都好”的感觉,而是从无到有地建造“好”,一幢石头砌成的哲学房子,让苍穹不会压倒她。我喜欢她的哲学思考,除非这些石头砸向我。

我说:“嗯,我在听你说呢,但我可不想这样,你说我哪些是在胡扯,是整个演讲还是部分内容?”

她说“首先声明无意冒犯啊,我说的是整件个演讲。”

还说无意冒犯?听了她的话我的快乐都没有了。但我现在知道事情的发展方向了,我的TEDx演讲颠覆了她对世界的看法,那是支撑她生活的哲学。

在我的演讲“理解人类的**”中,我提出了我认为是理解人类心理的关键:动机是人类共有的。你总能找到某人**深切的思念,因为他们就住在你心里。我讲了两个孩子的故事,一个去了哈佛,另一个加入了塔利班。我声称他们这样做是出于相同的原因,这是人类共有的原因:获得尊重,关心这个世界,并成为一个社区的一部分。一个人学习成为一名**生,而另一个去**。我说,行为是复杂的,但动机很简单:它是与生俱来的,是所有人类相通的。

普丽娅长期以来,有时甚至是强烈地反对我关于人类心理是如此直白的断言。(“你不可能了解所有的人。这纯粹是瞎扯,太狂妄了,拉里!”)我相信,她之所以抗拒,是因为作为普丽娅自身**的自主的个体,是她日益动摇的哲学之家的基础。

但和她在一起时,我经常做得不太对。

她说:“如果如你所说,我们真正的欲望是无意识的,这就是你所说的,对吧?那我们就是奴隶了。因为你是说潜意识控制着我们。”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停了下来。她挡住了我的路,所以我需要把她推开,或者也停下来。所以我停了下来。

“看我的手,拉里。”

好吧。我看着她的手。浅棕色的纤细纤细的手指让位于肌肉发达的手臂。她的手开始颤抖。一开始是轻轻的,然后是痉挛。像鼓一样。我想我还没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手抖了很**,大约有30秒,我不仅感到困惑,而且还感到焦虑。我问:“这是什么意思,普丽娅?”

她说,“你看到了吗?”

我说,“看到什么?”

她叹了口气。我抖手没有出于任何原因,有时我们只是为了做而做。有时候没有人是任何事情的奴隶。看到了什么?”

我想,你错了,你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你是有理由的,你只是不知道这个理由是什么。3.意识不起作用时在做些什么?

当潜意识不能处理一项任务时,它就会向意识寻求帮助:发挥你的超级潜力,找到一个方法来实现我的内在目标(Ingoals)!

但是,当潜意识可以管理生活时,会发生什么呢?就像你系鞋带或者倒垃圾和吃薯片一样。当我们不需要“重炮”时时刻刻**时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们仔细想想,我们生活的一半时间都是这个样子的。有意识的思维只是偶尔才会出现。

那么,有意识的大脑在我们生活的另一半时间在做些什么呢?

看似随机的想法(认知流动的产物)从潜意识中冒出来。意识思维将自己**裹在那些触发我们目标的事物周围。然后它开始解决非紧迫的内在目标问题。

她对我说了什么?真不要脸!(内在目标是关心和尊重)。

我想念我的妈妈了,我想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我也想念我的爸爸。(内在目标是与人连接)。

真不敢相信我牙齿里一整天都塞着一根韭菜,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内咋目标是接受和尊重)。

嘿Siri,呼叫妈妈。

为什么意识专注于这些特定的事物?所有想象的过去和所有计划的未来都有一个共同点:与目标的相关**。你我的思想都不自由。他们有工作要做,他们要为实现内在目标制定解决方案。他们被情感所吸引,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了。4.每个人做一件事都是有原因的

普丽娅说:“我会无缘无故地甩手,有时我们只是为了做而做。有时候,没有人是任何事物的奴隶。”

当然,她错了。她的手抖不止是为了这么做而这么做。她是有原因的,这是与生俱来的原因。我猜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是为了证明她是自由的。向自己证明她(的意识)才是真正的Boss。意识思维为潜意识工作(潜意识不是CEO,而是聪明的员工)这一点也曾困扰过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意识到了,也接受了:在宇宙的任何地方都没有**的自由。一切事物,一切过程,都受制于力。这对于创造来说尤其如此。

正如著名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LloydWright)所言,约束是创造力的源泉:“人类在限制**大的时候建造得**高贵。”同样,正是因为有了峡谷壁,河流才会变成风暴。没有约束,一切都会变成水坑。正是通过撕碎光的纯净,我们才发现了黄绿色和淡紫色。否则,我们只知道白色。

我想把这些都告诉普丽娅。也许这能安慰到她,就像曾经安慰到我一样。但当我开始讲话时,她的语气压过了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拉里。根据你的内在目标(Ingoal)系统,你总是认为:我抖手是因为我证明我是自主的,对吗?”

这个普丽娅,真是非常犀利。“是的,完全正确,”我说。

当我开始提出我关于自由和创造力的想法时(这会让她像蝴蝶一样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她又来劲儿了,这次她说:“你错了。我想让你知道我说了算是有原因的。但这和你想的不一样。”

“我讨厌物质化的证据,这并不是因为我想要虚幻的自由。将我分裂为有意识和无意识,会让我失去自我,就像佛教徒说的,无我。成为潜意识的奴隶意味着我不是真正活着的,我是一个自我想象的机器人。”

一阵激动在我心里荡起涟漪。几年前,我也有过同样的想法——事实上,我也用过同样的词语——一个想象着拥有自我的机器人。有一段时间,这个想法一直折磨着我。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对思想的迷恋只会让我质疑自己的存在,这让我感到尴尬。我们并没有把自己想象成真实的东西,其他人也有这种奇怪的担忧吗?

富有洞察力的哲学家和文化人类学家欧内斯特·贝克尔曾说过:

**亡的概念,对**亡的恐惧,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困扰人类了。这是人类活动的主要动力,这种活动主要是为了避免**亡的宿命,以某种方式否认**亡是**终命运的方式来克服**亡。

我的理论没有激怒普丽娅,因为它们激发了她的自主意识内在目标。我的理论威胁到了她的生命。虽然很奇怪,但我也理解。不仅因为我和所有人一样,渴望永生。而且也是因为唯物主义对意识的探究(比如,意识做什么?)一直让我惧怕**亡。这对一个被迫剥去人类灵魂各部分的人来说是多么奇怪的讽刺啊。

一颗同情的泪珠滑过我的脸颊。也许正因如此,普丽娅才会走得更远更深入。就像她经常做的那样,她摇晃了我一下,“跟着我的思路来,”她说。

如果我是一个想象着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当我看到Sarah(她的**儿)时会发生什么?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着我的眼睛。我想,我作为一个机器人正在盯着另一个机器人看。她是虚构的,这比**亡更让我崩溃。

可恶,她非得这么说吗?她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我们都是“**”的。我有两个**儿,什么样的父母能忍受这种想法呢?

我泪流满面,用我那呆板的机器人眼睛看着她,带着理解笑着说:“普丽娅,你真是个混蛋。”

然后她说,“你也一样。”

笛卡尔一直担心自己是否存在的问题,在绝望的解脱中,他辗转反侧,**后提出:“我思故我在(Jepense,doncjesuis)。”

荷兰哲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SorenKierkegaard)驳斥了笛卡尔关于存在的“证明”,声称笛卡尔假设存在(假设存在一个会思考的“我”)来证明存在。这是同义反复!但适用于笛卡尔的,也适用于克尔凯郭尔的,也适用于每一位哲学家。就像地心引力从云层中吸取水一样,哲学的创造者,有意识的头脑也在寻找解决内在目标(Ingoal)问题的方法。我是自主的吗?我存在吗?她尊重我吗?水在哪里?社区在哪里?爱在哪里?如何找到平静?我的孩子安全吗?

克尔凯郭尔试图反驳笛卡尔,因为他也害怕**亡。他信奉自己的哲学(与笛卡尔的怀疑论相反的一种信仰)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生存。

他们都希望意识是真实的、有生命的——甚至是不朽的。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一个我一直回避的潜在的问题:什么是意识?不是意识是做什么的,我一直在写这个问题,但是什么是意识?我自己的观点是,这个问题无法回答,因为正如莎士比亚笔下的布鲁图所言,“眼睛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倒影。”事物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本**。

即使我们能以某种方式测试大脑是否创造了意识(实际上我们不能!),并得出意识严格来说是物质的产物的结论,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是物质。构成宇宙的力量对人类来说完全是个谜。是的,我们把其中一种力叫做电,我们可以非常准确地预测电的作用。但我们不知道电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任何东西是什么,我们能发现的只是事物的本质。

但如果你非强迫我说出意识是什么,我会用泛心论的一个版本。经验(意识)是物质特有的,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体验。在人类中,在生物体的水平上,意识体验感官、思想和情感。

当然,泛心论不能被证明是正确的,这实际上也意味着它不能被证明是错误的。这也是我喜欢它的原因。它给了我希望,这个物质世界里还有更多的东西,一些我们无法想象的有意义的东西。感觉是不是很好?毫无疑问,这就是泛心论目前盛行的原因。

这说明了意识的作用。无论是**的人类思想家,还是像普丽娅和我这样的人,我们所有人,我们思考我们的思想,执行我们的行为——以创造**的,个人的方式——以实现我们物种的固定内在目标(Ingoals)。

不过,我的观点并不是要贬低意识。而是怀着敬畏之心。自然界的每一个过程,无论是风、闪电、重力,都是不可抗拒的力量所驱使的。在地球上的早期生命中,这种冲动意味着物种会根据生化脚本对刺激做出反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就这样做。但有了意识,命令和行动之间就出现了鸿沟。在这个间隙中,可能**出现了。一个物种内的个体,根据情感暗示,可以发明他们自己的解决生活问题的方法。

神经学家、哲学家、大屠**幸存者维克多·弗兰克尔(ViktorFrankl)说,“刺激和反应之间有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们有能力选择我们的反应。我们的回应方式在于我们的成长和自主。”

当然,意识必须生活在内在目标的围墙花园里。但在围墙内,它可以自由地跳它**观的舞蹈。

《理解人类》系列简化了人类心理的混乱,所以我们这些外行也可以理解一个人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上一篇:*广电总局年度榜单发布 青岛广电荣获三项大奖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达州之窗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