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雾剂喷射、电棍电击!高中*生被一中年**至居民楼楼道内遭强行猥亵!嫌疑人被刑拘

2021-12-29 09:44:38 文章来源:网络

喷雾剂喷射、电棍电击!高中**生被一中年****至居民楼楼道内遭强行猥亵!嫌疑人被刑拘

近日,辽宁铁岭一高中**生在回家途中被一中年**以抓逃课为由,**至居民楼楼道内。该**用喷雾剂喷射,并用电棍电击**生,后实施强行猥亵。经全力侦查,当地警方将犯罪嫌疑人秦某抓获,秦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刑拘。

来源:**普法

来源:开封政法

2021年12月1日,贾沙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了一起合同纠纷。村民李某要将自家的宅基地和园子地围成院子,于是请同村村民普某负责砌围墙和安装大门。

双方于2021年9月对大致的施工内容进行了口头约定便开始施工,普某手头还有砖、沙等建材,施工过程中先使用了普某的建材,于11月下旬完工。期间李某先后3次共支付了16000元给普某,但普某认为:之前约定的16000元只是工时费,工程用的部分建材是普某提供的,李某还应当支付材料费给普某。而李某认为:之前约定的16000元应当**含材料费,不愿意再支付其他费用。

由于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对约定内容又各执一词,调解员很难确认约定内容,调解陷入了窘境。这时普某掏出一本笔记本,说:“我们签了合同。”调解员翻开笔记本一看,原来是普某自己对工程做了一些记录,虽然有李某的签字和手印,但是存在多处文字和语法的错误,不能准确表述约定内容。这时,李某提出:“这个不算合同,合同应该一式两份,而且他(普某)还篡改上面的内容。”李某对普某记录的内容不予认定,并翻出手机上储存的照片,证明普某确实在合同上增加了款项。普某解释到:“增加款项是因为按李某的要求增加了工程量。”

两人的争议点越来越多,于是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请乡政府熟悉建筑施工行业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实地核算工程量,算出工程总造价后,双方再根据工程量折算金额多退少补。双方当事人均认为这个调解方案比较公正,都同意这个调解方案。

12月6日,调解员请到乡政府项目办工程师,一起到现场测量工程数据。12月7日,工程师核算出该工程总造价约合2.1万元(含材料费、运费及工费)。

12月8日,调解员再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将工程核算方式及细节内容向双方解释后,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李某再支付工程款5000元给普某。李某提出普某提供的砖是4月份购买的,当时砖的价格较低。在调解员的耐心劝导下,**终达成了协议,双方都同意李某再支付3880元给普某。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九条**款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可以采用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本案中,当事人双方以口头形式达成的协议是口头合同,属于法律规定的合同形式,受到法律的保护和调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一条第二款规定:“ 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据前条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依照规定履行。”本案中,在双方当事人对工程价款约定不明的情况下,调解员请熟悉建筑行业的人员对工程价款进行核算后,提出较为公平的调解意见,符合法律规定。

在农村生产生活中,以书面合同形式订立合同开展民事活动的例子很少,因为村民大多不具备书写和拟定合同的能力,故采取口头协议的方式较多,而口头协议虽然简易且符合法律规定,但其不确定**和随意**较为明显,造成当事人双方发生纠纷时没有可以证明协议真实内容的证据。因此,作为基层调解员,应继续加大农村法律宣传力度,走进农户,及时摸排矛盾纠纷,送去法律服务,为创造**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来源:个旧司法行政

来源:云南政法

上一篇:瘫痪在*老父亲 不用再愁护理垫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达州之窗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